探访"双一流"大学拔尖基础学科人才如何炼成

 2022-06-09 10:34  161人阅读   双一流大学网

原标题:记者深入复旦大学、西安交通大学、山东大学、兰州大学等“双一流”大学探访——拔尖基础学科人才这样炼成(讲述·弘扬科学家精神(特别策划))

探访

图①: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鲁伯埙。
丁 澦摄
图②:兰州大学化学系教授唐瑜。
本报记者 王锦涛摄
图③:山东大学数学系教授吴臻。
山 萱摄
图④:西安交通大学微电子学院院长耿莉。
西 萱摄

习近平总书记2月28日下午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二十四次会议时强调,要全方位谋划基础学科人才培养,科学确定人才培养规模,优化结构布局,在选拔、培养、评价、使用、保障等方面进行体系化、链条式设计,大力培养造就一大批国家创新发展急需的基础研究人才。

基础研究是科技创新的源头。我国拥有世界上规模最大的高等教育体系,完全能够源源不断培养造就大批优秀人才,完全能够培养出大师。广大高校特别是“双一流”大学,理应发挥培养基础研究人才的主力军作用。为此,本报记者采访复旦大学、西安交通大学、山东大学、兰州大学的拔尖基础学科人才,倾听他们讲述从事基础学科研究的感悟与心得、探索与突破、融合与创新……

  ——编  者

“兴趣是最好的老师。老教师们提纲挈领,把数学演绎成美丽的存在”

最近,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鲁伯埙团队的论文,相继发表于国际顶级学术期刊。鲁伯埙一直关注神经退行性疾病的发病机制,他觉得这项研究不可或缺。

对于鲁伯埙来说,做基础学科起于兴趣与特长。父亲是高校教师,受家庭环境影响,他从小就喜欢探究问题、找寻规律,高中已开始写论文,迷恋研究不同叶子形状与叶脉结构间的关联,观察、计算、建模,直至发表论文……进入复旦读本科,才有机会走进实验室,懂得了知识点背后那些精妙的实验设计、执行和分析过程。

70后的山东大学数学系教授吴臻,2021年获得了陈省身数学奖,数学圈不少人惊讶,获奖者竟这么年轻。他对于数学的热忱,也来源于幼年时的兴趣。

父母是数学老师,吴臻自小偏爱数学。1987年,16岁的吴臻便考入山东大学数学系,并暗下决心攻读硕博。在不少人眼中,数学是枯燥的数字堆砌,搞研究更单调辛苦,而吴臻却选择继续深造。“兴趣是最好的老师。老教师们提纲挈领,把数学演绎成美丽的存在。”吴臻说。

培养基础学科人才,国家一直在发力。据了解,2021年,教育部在77所高水平大学布局建设了288个基础理科、基础医科、基础文科的创新拔尖学生培养基地,累计吸引1万余名学生投身基础学科,96%的毕业生在基础学科深造和研究。

“从一次次失败中培养坚毅品格,保持向上斗志,科研之路才可能成功”

近年来,我国基础研究人员全时当量从2021年的27.5万人次增长到2021年的42.7万人次;高被引科学家从2021年的175人次增长到2021年的935人次。

在鲁伯埙看来,培养基础学科人才,首先要有强大的科研投入:“我读本科时国家不富裕,科研投入有限,很多老师有前沿视野,但限于条件难以做真正重大的前沿科研。生命科学研究需要有实验支撑,尖端设备、试剂耗材买不起,实验动物养不起,重要问题就不敢碰。”

探索性研究“烧钱”,实验经常失败,因此鲁伯埙一直积极申请国家经费和企业资助。失败的情形,也不单只有鲁伯埙遇到,西安交通大学微电子学院院长耿莉也有体会……

耿莉从事的是高新研究。由她领衔开发的压电式微滴喷射阵列打印头智能驱动芯片,是国内第一款可用于集成式打印喷头的智能驱动芯片,为宽幅3D打印设备的全国产化提供了硬件基础。

走进实验室,1000平方米的微纳电子与器件共享平台超净间里,教师、技术人员和研究生们正忙碌着……近年来,耿莉带领学院突破多个关键核心技术,“基础科研,拼的是真刀真枪。”耿莉平静地说。

芯片制造过程中,设计完电路后,需要预先生产几片供测试,通过后再大规模生产,这个过程叫做“流片”。一次,耿莉带领团队进行测试验收,测试室里气氛紧张:从第一次“流片”回来上电晶体管被烧毁,高压驱动芯片已经“流片”3次;一次不成就再试,从高压管的优化、高低压隔离到状态检测机制改进,每一次试验都和预期结果更接近;最终,一个个波形信号稳定输出,“成功了!”大家鼓起掌来,耿莉紧锁的眉头舒缓了……

上一篇:济南:近5年超55万本科及以上青年人才来济落户

下一篇:2022年盐城卫校有对口高考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