涟源有个“大长今”人生如谜 医术精湛为乡邻称赞

 2021-06-24 19:35  154人阅读   双一流大学网

近来,韩国电视剧《大长今》风靡全国,人们无不为剧中“大长今”美丽善良的品德、不屈不挠的追求、精湛高超的医术所折服。可那毕竟是外国的大长今。而在涟源也有这样一位鲜为人知的“大长今”。她也与当年大长今一样,有着梦一样的理想,谜一样的人生,水一样的柔情和歌一样的岁月。她就是山里人的“医官”——伏口镇漆树卫生院副院长、著名眼科医师汤四平。

梦一样的理想:不当演员当医生

现年40出头的汤四平,出生于湖南娄底涟源市伏口镇漆树一个中医眼科世家。她的父亲汤子云上个世纪60年代被评为邵阳地区名老中医,专攻眼科,造诣颇深。汤四平自幼聪颖、美丽,被父亲视若掌上明珠,一心要把医术单传于她。呀呀学语时,父亲便教她背诵“汤头歌诀”。可谁想到小汤的理想却是一个五彩缤纷的梦。

汤四平从小就喜爱唱歌跳舞,5岁时就跟当地民间艺人学拳棍杂耍,一口气连翻10多个跟斗不在话下。14岁初中毕业时,这位学校文艺宣传队的优秀队员被招为桥头河花鼓剧团的演员。她主演的《刘海砍樵》、《老汉驼妻》等传统花鼓戏令行家刮目相看。

20岁那年,她获奖回家探望父母,被老父亲救死扶伤的献身精神深深打动了。她毅然放弃当名演员的理想,辞去剧团工作,回到父亲身边学医。父亲大喜过望,将平生所学悉数传授。

开弓没有回头箭。汤四平潜心学习传统中医经典著作,钻研眼科中医理论,结合临床实践,将中医眼科相关的中医内科、外科、儿科、妇科知识融会贯通,把100多个汤头歌诀读得滚瓜烂熟、倒背如流,为专攻中医眼科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三伏天,山里蚊子多,她伏案夜读医书入了迷,双腿被蚊叮虫咬出许多红疙瘩,奇痒难忍,她就把脚泡在打满凉水的提桶里。就这样,她苦攻两年,医技日进,并以优异的成绩考上卫校,三年后,成为了一名学有所长的职业医生。

谜一样的人生:不恋城镇恋乡村

20出头的姑娘一朵花,十人见了九人夸。此时汤四平已长成165米的个头,婷婷玉立,成为年轻姑娘羡慕的偶像和小伙子追求的“明星”。市里有位“伯乐”慧眼识“姝”,相中她这匹“千里马”,如果小汤答应做她的“干女儿”,留在城里,可改行当干部,但汤四平红着脸没有吭声。有位“医官”还托人捎信:只要小汤愿做他的儿媳妇,城里的医院任她挑选,汤四平摇摇头婉言谢绝。面对贫穷落后的山村,面对山村那看不到光明的患者,汤四平打定主意,毅然回到了离城140多里的漆树坪卫生院工作,立志做一名像父亲一样有名望的中医眼科医师,造福乡邻百姓。

在人们惋惜、疑惑的目光中,汤四平为了坚定自己扎根山区的信念,她很快与当地农村信用社一个叫吴泽群的小伙子相识相爱结为夫妻。

漆树坪地处涟源市与新化县、安化县交界的偏远高寒山区,是远近有名的贫困山乡,有涟源的“青藏高原”之称,几乎与世隔绝。山高风大石头多,出门三步要爬坡。每年阳春三月,山下已春光明媚,山上却冰天雪地。条件艰苦自不待言。当初有人预言:以汤四平这样天性好动的开朗性格,不出一年她就会下山进城。然而,汤四平却以苦为乐,以苦为荣,扎根山村一干就是整整20年。其间有好几次“跳槽”的机会,她都义无反顾地放弃了。

水一样的柔情:不为小家为大家

作为妻子,汤四平有着水一样的柔情。她说她深深爱着她朴实憨厚的丈夫。如果说每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有一个贤惠的女人,那么成功的女人背后也有一位贤良的男人。丈夫是她事业成功的支柱。她有两个女儿,几乎都是丈夫既当爹又当妈手把手地抚养成人的。15年前,丈夫因工作需要调到城里工作时,为了让她消除后顾之忧,就一直将两个幼小的孩子带在身边。15年城乡相隔、两地分居的牛郎织女生活,她觉得愧对丈夫,欠丈夫的感情债太多、太多,她无奈而诙谐对丈夫说:“下辈子投胎,你做妻子,我做丈夫,加倍补偿你的情!”

作为母亲,汤四平挚爱着她的两个女儿,也感到深深地愧对她们。常年穿梭于涟源、新化、安化的百里山乡看病,很少有时间顾及自己的小家庭。偶尔来到城里看望两个女儿,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每次都是在孩子们“妈妈别走,我要妈妈!”的哭喊声中,噙着眼泪离开。有一件事至今令她伤心落泪。那是襁褓中的大女儿在县城的医院住院,一个蓝田街上的病人家属前来请她看病。就在她离开的半小时里,医院突然失火,可怜小宝贝被烧得面目全非,女儿撕心裂肺的哭声象刀子一样扎在母亲的心上。但她想到在那偏僻的山村医院里痛苦地等待她去救治的失明患者,她无奈地抹掉眼泪,嘱托丈夫悉心护理,配合院方送女儿去长沙治疗,便忍痛返回了山里。女儿在长沙整容治疗整整3个月,按情理应由她和丈夫全程护理。但当时正是漆树坪流行性结膜炎发作,她只是抽空去长沙匆匆探视两次。每当回忆此事,汤四平不禁潸然泪下。

   歌一样的岁月:不做庸医做名医

上一篇:手捧红船忆初心 重温誓词再出发:温大人文院2021届毕业生党员收到特别的礼物

下一篇:成都双流国际机场发布重要提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