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双一流”建设高校对第三方评价和学科排名过度关注

 2020-09-06 02:26  170人阅读   双一流大学网

  原标题:学者:“双一流”建设高校对第三方评价和学科排名过度关注

  “‘双一流’建设”的话题近段时间颇受关注。澎湃新闻此前报道提到,《教育部办公厅关于开展2016—2020年“双一流”建设周期总结工作的通知》已于近日下发,而此次总结将作为教育部进行“双一流”高校建设成效评价的重要内容,评价结果将作为下一轮“双一流”建设资源配置和动态调整的重要依据。

  近期,一篇关于“双一流”建设中一流学科建设政策的论文被多家网站转载,8月24日—28日,第七期江苏省骨干研究生导师(管理干部)研修班还围绕文章展开了讨论。

  这篇文章刊发于《苏州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2020年第2期,作者系南京师范大学王建华教授。文章认为,为了确保“双一流”建设总体目标的最终完成,有必要对于第一个建设周期中一流学科建设所暴露出的问题从政策层面进行检视。

  文章称,近年来,由于一流建设学科遴选标准的不良导向,“双一流”建设高校对于第三方评价和学科排名给予了过度关注,从而导致大学和院系在一流学科建设上愈来愈重视可量化的评估指标。其结果,在各种排行榜上我国高校学科的排名不断攀升,但学科的原始创新能力没有根本提升。据统计,“自2016年9月到2019年9月三年间的数据,中国高校入围ESI前1%、1‰的学科数均显著增加。以前1%学科为例,从绝对数量上来看,中国高校每年新增学科数过百。2016年9月中国高校的入围总数为745个,到2017年9月增加了121个,达到866个,2018年继续增加达到971个,而在2019年9月达到了1 138个,三年累计增加了52.8%”。虽然ESI数据喜人,但与世界顶尖高校的一流学科相比,中国大学的学科发展水平差距依然巨大。

  再比如,根据USNews2020世界大学计算机学科排行榜,中国有4所大学进入前10名。其中,清华大学高居榜首,东南大学居第6位,上海交通大学居第7位,华中科技大学居第8位。相比之下,前10名仅有3所美国大学。其中,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排名第5,斯坦福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则位居第9和第10位。根据USNews 2020世界大学工程学排行榜,中国也有4所高校进入前10名。其中,清华大学位居榜首,哈尔滨工业大学第6名,上海交通大学第8名,浙江大学第9名。同样地,前10名也仅有3所美国大学。其中,麻省理工学院第2名,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第7名,斯坦福大学第10名。

  文章指出,单看USNews 2020的学科排行榜,似乎中国大学在计算机学科和工程学方面都超过美国的大学,但事实可能没有这么简单。就学科的原始创新能力来看,中国的大学无论在计算机学科还是工程学科方面距离真正的世界一流都还有很大的差距。如有学者所言:“数量指标容易达到,而制度内涵不容易建立。实现‘双一流’建设目标的艰巨性不容低估。”对于一流学科建设而言,根本的任务在于科研的原始创新和拔尖创新人才的培养。若没有产出原创性的科研成果,并培养出具有创新能力的人才,再漂亮的数据和排名都是无意义的。

  作者回顾道,2017年“双一流”建设高校和建设学科名单公布以后,这种不需要高校申报,直接由政府根据某种标准和条件,组织专家委员会进行遴选“双一流”建设高校和“双一流”建设学科的方式,既受到了社会的好评,也面临某些质疑。

  这种方式的优点是,避免了遴选对学校办学活动的干扰,可以最大程度地避免材料申报和人情关系等对于确定建设名单的干扰。缺点是,无论政府如何科学组织,也无论专家委员会如何客观、公正、负责,通过公共渠道获得的关于高校和学科的数据都是不完整的,甚至是不准确的。仅仅基于学校和学科发展的部分状态数据,尤其是某些带有高显示度的数据,进行一流建设学科的遴选,经常会导致以标志性成果代替学科整体发展水平或以学科排名代替学科发展水平。“双一流”建设学科最后的名单中有不少高校的学科仅仅是凭一项国家自然科学奖二等奖就入选了一流建设学科。这种单一指标的遴选虽然很客观,容易操作,但也存在巨大的不确定性,极容易导致忽视学科的综合实力和发展潜力。这也是最终很多高校由政府指定的一流建设学科并非该学科领域公认的优势学科,而有些高校真正优势的学科并未入围一流建设学科的根本原因所在。

  文章举例称,比如,华南理工大学的“农学”凭借在第三方评价中的良好表现入选了一流建设学科,而“建筑学”没有入选;同样,复旦大学的“机械及航空航天和制造工程”由于符合某项遴选条件而入选一流建设学科,而“新闻学”没有入选。而与复旦大学相比,航空航天原本是西工大、哈工大、南航等高校的优势、强势学科,但这些高校的一流建设学科里都没有航空航天。

上一篇:我们的“双一流”该咋建?

下一篇:2020中国双一流大学最新排名,华中竟是这所大学排第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