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血浆经济”后遗症:男子输血20年后染丙肝

 2020-05-23 02:44  65人阅读   双一流大学网

王运红是少有的能用得起进口干扰素的丙肝患者,这样一剂要上千元。

  王运红是少有的能用得起进口干扰素的丙肝患者,这样一剂要上千元。

患者杜某展示自己1991年底输血的票据复印件。

  患者杜某展示自己1991年底输血的票据复印件。

1993年元月,焦作市人民医院血库的出库单,受血者为侯玉玲。

  1993年元月,焦作市人民医院血库的出库单,受血者为侯玉玲。

“张小孩”当年买血的凭证。

  “张小孩”当年买血的凭证。

焦作市卫生局1992年的一份文件显示,当时已注意到采供血中的丙肝隐患。

  焦作市卫生局1992年的一份文件显示,当时已注意到采供血中的丙肝隐患。

血疑:输血20年后遭遇丙肝

  

去年确诊丙肝的侯玉玲目前已到法院起诉维权,但前景不容乐观。侯在诉状中称,1993年1月26日,她因剖腹产在焦作市人民医院住院,术后输血。 南都记者 郭现中 摄

  去年确诊丙肝的侯玉玲目前已到法院起诉维权,但前景不容乐观。侯在诉状中称,1993年1月26日,她因剖腹产在焦作市人民医院住院,术后输血。 南都记者 郭现中 摄

  南都记者 孙旭阳 发自河南焦作

  在人生的第一份病历上,还没有取名的小张被医生称为“张小孩”。那是1993年的冬天,他出生第二天就开始发高烧,经诊断患有败血症。在医生开具的处方中,有一份30毫升的血浆。焦作市妇幼保健院给他开了处方之后,由父亲持处方到焦作市卫校附属医院的血站里,花了22元钱,帮他买回了这份血浆。

  1993年11月10日上午9时,这30毫升血浆被输入“张小孩”的体内。17年后,多日高烧不退的小张被发现患有丙肝。这种足以致命的传染病让张家陷入了困境。为给独子治病,父母花光了预备给他买房子的积蓄,现在靠打零工给小张积攒医药费。他想吃什么买什么,父母都会尽力去满足他,就像安慰一个即将病故的老人。

  在焦作市数目不详的疑似输血感染丙肝患者中,小张因为比较年轻,遭遇更令人唏嘘。在南都记者了解到的80多名此类患者中,超过一半都是曾在1990年代初因为生产,特别是剖腹产而接受输血的中年妇女。她们大多位于社会底层,在很难通过法律索赔的情况下,只能靠东挪西借来延缓死亡的来临。

  血之乱象“血浆经济”期被“鼓励”输血

  在“张小孩”出生前后,河南各地“血浆经济”正热。在至少数百座血站中,外地专业卖血者、本地农民和少数城市低收入者以卖血为业。焦作市一位退休医生说,当时该市大一点的医院都有自采血站,卖血者有本地人,还有来自驻马店甚至南方省份的人。

  焦作市卫生局办公室主任石体锋证实,20多年前,国家对采供血的管控措施尚未完善,当地也出现专业卖血者,卫生系统称之为“输血队员”。国家关于献血法律法规的缺位,让卫生系统主要依赖“输血队员”提供血浆和血液制品。

  张家为“张小孩”买血的焦作卫校附属医院,便有一家血站。在张家目前所能找到的病历材料中,没有那30毫升血浆来自哪位“输血队员”的记录,更别说该供血者的体检情况。

  在其他曾输血的丙肝患者病历中,也有标明供血者姓名的单据。但即使掌握了几个姓名,也无法找到当年的供血者。按照2006年颁布的《血站质量管理规范》,采供血的原始检测记录保存的年限为10年。在此之前,档案管理更为混乱。据焦作市一位知情者介绍,在1990年代初,专业卖血者为了规避卫生系统抽血次数的限制,会使用他人身份甚至化名去卖血。直到1996年,国家大规模整顿血站之后,这些乱象才得以缓解。

  30毫升血浆,让父母为“张小孩”支付了22元。那几年,在焦作市区的医院里一包300毫升的血浆,价格在100元出头。血站采集同样的血浆,则需要支付给“输血队员”50元左右的酬劳。翻番的差价,和当时医院以药养医的体制,让丙肝患者们怀疑,医生为了获取更多提成,很可能会鼓励那些原本不需要输血的病人输了血。

上一篇:谢玉安任河南省焦作市市长

下一篇:新疆昌吉三校合并组建新昌吉职业技术学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