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后”谭秦东成“北漂”欲考博,曾吐槽鸿茅药酒遭跨省抓捕

 2019-04-27 12:19  199人阅读   双一流大学网

“劫后”谭秦东成“北漂”欲考博,曾吐槽鸿茅药酒遭跨省抓捕

对记者,谭秦东说:“那个地方,我今生不入”。
“遇善人我为良药,遇恶人我为毒药”,中秋节前一晚,谭秦东更新了微博的自我介绍,把社交平台的所有头像都换成了一只“蜜獾”——传说中世上最无所畏惧的动物。
2018年1月,因为发表了那篇《中国神酒“鸿毛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的文章,谭秦东被内蒙古凉城警方跨省抓捕,并以涉嫌损害商品声誉罪被刑事拘留。
在经历了近百天的看守所生活后,谭秦东于今年4月17日被取保候审。一个月后,谭秦东的妻子在微博上代其发表了个人声明,向鸿毛药酒方致歉。同日,鸿毛药酒方接受道歉,撤回针对谭的报案和侵权诉讼。
一场风波,看似平息。
两个月前,精神状态好转的谭秦东来到北京,即将跨入40岁的他开始“北漂”,准备考博士、创业。重获自由之后,谭秦东一直接受催眠疗法,他自认为成功的把“鸿毛药酒事件”从记忆里删除,可现实生活中,“那件事”留下的痕迹还是无处不在。
“今生绝不入蒙”
中秋节前一天,正在北京备考博士的谭秦东,来到了南城的一家素食馆里,相比取保候审时那个皮肤黝黑、目光呆滞的“嫌疑人”,他的模样有了变化。
为了让自己看上去年轻点,谭秦东刚打过瘦脸针,脸缩了一圈。他穿了件写着“禅心之道”的棉布上衣,右手盘一串金刚菩提,左手手环上刻着“心经”,笑着和认识的服务员打招呼。
“人到了一定的年纪,就会回归到一种信仰的状态,不能没有寄托。”鸿毛药酒风波之后,谭秦东说自己在广东一个寺庙皈依,拜了高僧为师,他靠念经和安眠药熬过了很多个失眠的夜晚。
因为有糖尿病,谭秦东裤兜里揣着便携胰岛素泵,随时可能要进行注射。从看守所出来之后,谭秦东胰岛功能下降,口服药物已经无法有效控制他的血糖了。
但他说,自己已经熬过了身心状态最差的阶段,四个月前,从看守所出来后他曾被凉城警方提审过一次,当时由于精神压力过大,开始胡言乱语、用头撞墙,最后被送到了医院里。
也是在那个时期,谭秦东的妻子以他的名义发表了个人声明,并向鸿毛药酒表示歉意,承认文章标题等内容处理上存在不妥之处,很多网友对于谭秦东道歉一事感到惊讶,毕竟刚出来时,他曾坚持自己没错。
“道歉声明是发病时候写的,我已经记不清具体发生了什么”。谭秦东坦言,他不想再当孤胆英雄,“我和大多数人一样,就是一个小老百姓,不能放下老婆孩子不管”,个人声明发布几个小时候之后,鸿毛药酒撤销报案和诉讼,谭秦东形容,他和鸿茅药酒“从此各走各的路”。
“鸿毛药酒”和“内蒙古”变成了谭秦东生活中碰不得的敏感词,他把鸿毛药酒事件称为“那件事”,内蒙古则是“那个地方”,家人和朋友为了避免他再次受到心理创伤,也尽量不让这两个词出现。
从看守所出来之后,谭秦东在第一时间接受了心理干预,他找到精神方面的医生朋友,主动要求对方为自己进行催眠疗法,相信这能抹去那半年的记忆。
“说实话,那件事儿已在我记忆里删除了,很模糊。”谭秦东坚持说自己并非刻意回避,是真的忘了。做了治疗之后,他的记忆力大不如从前,经常在北京的地铁里做过车站,或是在大街上迷路。
对于“那个地方”,谭秦东更是充满抵触情绪,有朋友评价他的反应到了偏执的地步。记者提起内蒙古,谭秦东用手在桌子上划了一条直线,“那个地方,我今生不入。”
在任何食物、菜单中看到“内蒙古”三个字,谭秦东一律选择不看、不吃,他甚至一股脑把“那个地方”认识的微信好友都删了,“我圈子里不允许有那个地方的东西和那个地方的人,我知道这个心态不正常,但就是拒绝”。至于在那个地方到底发生了什么,谭秦东只说自己忘了,“翻篇了,不想提”。

“劫后”谭秦东成“北漂”欲考博,曾吐槽鸿茅药酒遭跨省抓捕

2018年4月17日,谭秦东被取保候审,走出凉城县看守所。
“除了妻子父母,防备所有人”
“那件事”带来的影响,并没有因为谭秦东的“失忆”而消除。
刚从看守所回来的时候,谭秦东常常两三点惊醒,这与在看守所时需要半夜值班的规矩有关系。凌晨半夜,谭秦东也接到过不少骚扰电话,对方时常开口就骂,从来电提醒中能看出来电的地域,凡事来自“那个地方”的电话,谭秦东从来不接。出来5个月,谭秦东已经换了第三个电话号码。
因为鸿毛药酒的事情,谭秦东成了一个“自带流量”的新闻人物,今年6月份,谭秦东开通了自己的微博,短短三个月就有近20万粉丝。谭秦东希望通过微博搞医学科普,帮助网友解决医疗健康的问题,算是对当初声援自己的回报。
他每天用三四个小时回复网友的留言和私信,手机总处于亏电的状态,有不少回复,都是他在凌晨四五点失眠的时候完成的。在微博上,也有人发来恶言,把他的家人亲戚骂了一个遍。谭秦东删除留言,把这些人拉黑,不予置评“我不想在微博上和人吵架”。
谭秦东形容自己的性格从小就比较“软”,从来不愿惹事儿,这次鸿毛药酒的文章出事在他看来纯属“飞来横祸”。上小学和初中时。有人来收保护费,他都主动上交,“但是忍一回可以,两回三回可以,一忍再忍就把我逼急了”,被逼急的谭秦东曾把同学的胳膊打折过。
重获自由后,有一段时间,他总感觉身后有人在跟踪自己,走路时习惯性的三步一回头,甚至认为监控摄像头也盯着自己。谭秦东注册了几个微信号,不是他信任的人只能加他的工作号码,只有极其信任的朋友才能加他的私人微信号。
到北京备考博士,他更是不敢轻易把自己租住的地址透露给别人。“除了我媳妇,我防备一切人”。面对记者来访,谭秦东也有戒心,他问过搞传媒的朋友,该如何“防备”记者。
他的防备随处可见,采访时,谭秦东突然停下来找自己的双肩背包,为了防止低血糖晕倒,谭秦东在包里准备了糖果和巧克力,即便去洗手间他也是包不离身,“包不在我没有安全感”。

上一篇:在职专硕考博:谁说大龄考生就不能谈梦想?

下一篇:53岁农民梦想考博士 20年来他坚持做这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