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龄考研族的“豪赌”:三十而不立 辞职考研去

 2021-01-08 21:35  99人阅读   双一流大学网

  2020年12月27日,2021年全国硕士研究生招生考试结束。教育部数据显示,报考人数达377万人,从2017年到2021年5年间,考研报名人数增长87.6%,翻了近一番。
据百度发布的2021考研搜索大数据,步入社会后,越来越多的大龄考生选择重返校园进修。清华大学官方统计的2020级研究生年龄数据显示,31岁及以上的研究生比例高达27%。
不可忽视的是,除了应届生、“二战”生以外,另一种现象正越发普遍:一些年近或已经而立之年、在职场挣扎多年的大龄青年,在努力把自己重新送进象牙塔。
作出“辞职考研”的决定时,袁媛和黄醒醒均29岁,站在30岁的关口,而32岁的付琳和35岁的朵拉已经当了妈妈。她们打算重新出发,用一年时间,去搏一个全新的未来。
这是一场与命运的“豪赌”。

  

大龄考研族的“豪赌”:三十而不立 辞职考研去


  华北水利水电大学(龙子湖校区)图书馆,一名大学生在做考研试题

  考研气氛组:有人弃考,充当“陪跑”

  他们自嘲,是考研大军中的“炮灰”,报考的主要任务就是“陪跑”,不断扩充考研大军的分母,加大考研难度。

  醒醒,29岁,名校毕业,北漂回乡

  黄醒醒在2020年9月决定考研时,留给她复习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她本科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虽是中文专业,但在法律顶尖学府的耳濡目染使得律师梦的种子深埋她心中。这次考研,她跨专业报考了法律专业——全家人都觉得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29岁、已婚的黄醒醒已经工作5年。这5年里,她换了三家公司,两座城市。如果说她考研的根本原因在于律师梦,那直接原因则是对这第二座城市的第三份工作的不满足和不满意。

  在此之前,她分别在字节跳动和腾讯任职,公司提供的丰厚薪酬使得她可以在首都过得逍遥快活——律师梦似乎被遗忘在角落了。

  但毕竟北漂终归没尽头,工作上慢慢也不再顺心,加之家人催促她回到老家,找个稳定的国企或者公务员工作,她终于咬牙放弃了北漂,回到了郑州,进入了一家国企单位。

  落差感马上就来了。首先就是薪资的落差,如今的工资甚至不到此前的零头,即便在郑州的日常开销不如北京多,但回到郑州就意味着该成家立业,该买车买房,从这方面来说,压力甚至更大了,或者说她对现实生活的不满愈加强烈了。尤其是家人惯常的唠叨:“你看那谁谁考上了研究生。”“不考上研究生以后工作没前途。”……这更让她恐慌。

  她的考研梦回来了。和考研梦一起到来的,是摆满书架的一摞摞考研书。这种系统的学习生活已经5年没再出现。她觉得吃力,多种问题悄然现身。

  挤出时间太难了。工作之余,时间根本不够学完所有的课程,结婚之后,家里大事小事缠身,身心俱疲。

  找学习场所太难了。家里太安逸,容易走神;新冠疫情影响,大学自习室进不去了;省图书馆的自习室,晚上9点关门,她6点下班,学不了几小时,随着天气渐冷和疫情影响,慢慢就不去了。

  自制力太差了。心态问题最难攻克。学着学着,她一不小心就钻到手机里去,或者呼呼睡着了。

  背诵记忆也难。那些在中学随便能背下来的知识,现在怎么也塞不到脑子里。

  黄醒醒第一次考研滑稽地收了尾——第一天,她由于身体不适和没自信考过,放弃了第一场考试,下午硬着头皮去考了自己擅长的英语;第二天,她考完上午的专业课,就又放弃了下午的还没来得及学的另一科专业课考试。

  邓秀,27岁,辞职考研

  路飞,30岁,一直打算考研但未行动

  如果说黄醒醒是“考研气氛组”一员,27岁毅然决然辞职的邓秀,也不虚这个名号。

  她2017年毕业后,进入郑州一家文化广告类企业工作。工作很忙,加班到深夜和与甲方斗智斗勇是常有的事。据她介绍,她负责项目的甲方对接人,脾气差,还热爱“甩锅”。

  “每天都想辞职。2020年6月有一天大概晚上10点,我跟甲方沟通完工作,下班回家路上就哭了,我觉得我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得辞职。”

  辞职之后呢?

  她也不知道,她说,工作的这几年,磨平了她的心气儿。毕业前,广告业是梦想,如今梦想破灭,不知道自己还可以做什么。加上家里人这几年一直催她去考研,于是她买了厚厚的资料,开始备考。

  半年备考,学习状态浮躁得与黄醒醒不相上下。“今年肯定是考不上了。”最后一门考试直接放弃。

上一篇:2021届中国311所高校高校保研率排行榜出炉!

下一篇:@考研人,2021年硕士研究生招生考试本月26日开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