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交大保研造假处理结果公布,别再让“内部人”伤害教育公平

 2020-06-30 03:49  54人阅读   双一流大学网

来源:微信公众号“共青团中央”综合整理自微信公众号“新华每日电讯”(ID:,作者:吴晓颖、谢佼)、中国青年报等
导读
近日,西南交通大学本科生陈玉钰保研成绩造假被曝光。校方迅速进行严肃查处,并及时向社会公布了涉事人员处理结果。
父亲是大学老师,女儿是同校学生,篡改成绩的则是“师叔”。这一利用熟人圈关系,暗箱操作、近亲得利的现象,践踏了教育公平,引人深思。
将补考分数计入保研成绩
如无意外,再过3个月,陈玉钰就能如愿被保送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网络空间安全学院研究生。
早在去年11月,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公示的2020年拟接收推荐免试研究生名单中,西南交通大学茅以升学院2016级信息班的陈玉钰入选。然而,临入学前,她的推免生招录资格被取消。
今年6月初,这位女生被同学联名举报。她在大学期间所修21门工科基础必修课中,有多门课缓考补考。学校规定补考和缓考成绩在保研计算中只能算60分,而陈玉钰却是例外,以补考分数计入了保研成绩。学生们质疑这是公然造假,践踏规则。而后的官方调查结论,证实了这一点。
陈玉钰的一位同班同学告诉记者,去年学院推荐免试攻读研究生时,就发现她的成绩有问题。但同学们当时有顾虑,一来她是教职工子弟,二来大家忙着研究生备考,决定将“反击”延后。今年6月份,在办好离校手续后,茅以升学院的同学们决定“发声”。
陈玉钰是教职工子弟的说法,之后得到校方证实。父亲陈帆是硕导,母亲和红杰是博导,两人都是西南交通大学信息科学与技术学院的教师。
6月11日,西南交通大学成立专项工作组展开调查。6月12日晚,西南交通大学发布通告称,2016级学生陈玉钰在推荐免试攻读研究生成绩方面存在弄虚作假行为,决定取消陈玉钰推荐免试攻读研究生资格。
四门课程成绩计算错误?
一名普通大学生,想要在保研推免中修改成绩,岂非异想天开?真实成绩一查便知,如此瞒天过海,是如何避开审查的呢?
在调查一周后的深夜,西南交通大学再发通报披露:该校时任教务处教务科科长尹帮旭,私下接受同事陈帆请托,为其女在缓考和课程替代中违规操作,致使四门课程成绩计算错误。
在违规操作下,陈玉钰既参加了《工科数学分析 MI》《工科数学分析 MII》《概率论与随机过程》三门课程的期末考试正考,又参加了这三门课程的缓考。在推免成绩计算中,这三门课以高分的缓考成绩替代了正考分数。
此外,陈玉钰在2016学年秋季学期选修《线性代数M》,课程成绩为62分。因分数过低,她于2018学年秋季学期又选修了《线性代数B》,成绩为82分。尹帮旭再次违规对上述两门课程进行课程替代。
通过这些操作,陈玉钰研究生推免主干课平均成绩由82.457分提高至85.029分,主干课成绩排名由班级第8名提高至第5名,从而达到其推免至更好学校的目的。
西南交通大学研究决定,尹帮旭违反工作纪律,滥用职权违规操作,免去其现任副处级领导职务,立即调离管理工作部门,给予其留党察看两年的党纪处分,由管理岗6级降为9级的降级处分。陈帆违反廉洁从业纪律,师德失范,给予其党内严重警告处分,记过的政纪处分,取消其研究生导师资格。陈玉钰被取消推荐免试攻读研究生资格,并给予记过处分。
如此“近亲”怎么能公平公正
官方通报中,陈帆曾是尹帮旭大学本科阶段的专业课老师,两人还师从同一博导。
记者搜索中国知网上收录的8篇尹帮旭的文章中,有6篇与陈玉钰父母联合署名。
或许正是这种校园“近亲”关系,让陈玉钰在求学路上顺风顺水。2016年,陈玉钰通过自主招生方式,进入西南交通大学师资力量雄厚的“王牌”学院——茅以升学院。
受访西南交通大学学生告诉记者,信息班共有23名学生,陈玉钰成绩并不突出,但大一就参加了照理只允许大三、大四学生或成绩优异学生参加的国家级项目。
还有同学反映,大二时,她就以第一作者身份,发表了一篇被SCI收录的论文。在这篇SCI论文中,其父母均有署名。
校方公布处理结果后,部分公众认为一碗水没有端平,起不到震慑作用。根据《西南交通大学本科生考试违规处理办法》,被认定为考试作弊及考试严重作弊者,分别给予留校察看、开除学籍的处分。
“违规补考、推免改分,这种监守自盗、徇私舞弊的暗箱操作行为,难道不是作弊?”茅以升学院一位学生质问:陈玉钰仅被“记过处分”“取消推免资格”,对考试作弊被开除的同学来说,是否公平?
校方通报中提到,对陈玉钰的处分依据《西南交通大学关于推荐2020届优秀本科毕业生免试攻读研究生工作的通知》和《西南交通大学学生纪律处分规定》。
记者查到,《西南交通大学学生纪律处分规定》第十八条规定:在评奖、评优、资助、竞赛、就业等工作中弄虚作假的,视其情节轻重,给予警告以上处分。
随着事件细节不断公开,新增疑点也引发热议。记者从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天眼查、西南交通大学招投标公示中查询到,“陈帆”“尹帮旭”的名字曾出现在同一家公司的股东名单上。南京优榜图大数据科技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名字是“和红杰”,股东为“陈帆”,这家公司成功获得西南交通大学的两个招投标项目中,其中一个项目的评委名单中有“尹帮旭”。
西南交通大学相关人员向记者表示,学校会根据舆论反映的问题展开进一步调查,目前对陈玉钰父母是否开办公司并不清楚。记者多次拨打和红杰的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中国青年报评论:别再让“内部人”伤害教育公平
前不久,喧嚣多日的艺人仝卓高考舞弊案尘埃落定,从山西到陕西再到中戏,从仝卓继父仝天峰到临汾市教育局长、延安市人大副秘书长,一串相关人员被查。
6月15日,来自西南交通大学的消息称,近日网友爆料的“本科生修改成绩被保研”一事,“天才少女”陈玉钰父母确为学校教师,目前学校已启动事件追责程序。
与上述两桩事情相比,山东冠县女子陈秋媛(化名)显然更令人痛心。16年前,她被另一个“陈秋媛”冒名顶替上了大学。而顶替她上大学的陈某某高考分数只有303分(文科),却如愿顶替考了546分(理工科)的陈秋媛上了大学。如今,事件仍在调查中。
三起考试舞弊事件情节恶劣,也再次将公众的视线拉回到教育公平的问题。这中间,每一起事件背后均有着不为人知的舞弊网络,均受到“内部人”的肆意操弄,其能量之强大、行事之诡秘、作风之剽悍,让每一个信奉规则的人都深感焦虑。
在仝卓事件中,一个临汾市的人大官员,就能够轻松撬动起三地相关部门为之“服务”,并轻松动用十余名国家公职人员不遗余力地为之办理各种假档案,这显然是不正常的。
往届生转应届生,一个考生在多地之间自由流转……这些在外人看来几乎不可能的事情,到了掌握权力的“内部人”那里竟可以完全实现闭环操作,毫无障碍。若非仝卓自曝“光辉事迹”,这件事可能就“神不知鬼不觉”地被掩盖了。
同样,西南交大“天才少女”陈玉钰21门工科基础必修课有6门课挂科或缓考补考,按照学校规定,补考和缓考成绩在保研中只能算60分,到了她这里却按补考分数计算。这样一个学生能够顺利通过层层遴选,拿到保研资格,恐怕与其父母是西南交大教师撇不开关系。
有了“内部人”的一番操作,陈玉钰的保研之路自然畅通无阻,如果没有网友的爆料,今年9月她就要开启研究生生涯了。
而像冠县农家女陈秋媛被冒名顶替一事,尽管目前还没有详情披露,但从以往类似事件的运作轨迹看,若无“内部人”从中设法,一个文科生也不可能跨过各种审查,成功冒名去上一个理工科大学。
层出不穷的“内部人”作弊事件,严重损害了教育公平,也给当事人带来了难以平复的伤害。
以陈秋媛为例,待此事调查出一个结果,即便能够获得一些补偿,对肇事者有一些处罚,但她已经失去的16年人生,又该如何计算得失?这个账,那分心痛,永远都无法衡量。在相关调查后,仝卓固然被取消了中戏的学历,但当年有没有考生因为仝卓的长袖善舞而权利受损?如果陈玉钰保研之路顺风顺水,那会不会也存在特定的受害人?
即便这些事件中不存在特定受害人,他们如此轻松拿到大学的入门券,对众多辛辛苦苦备考的学子而言,也是一种巨大的不公。
教育考试公平是社会的底线,必须全力守护。要看到,事后调查处理尽管也能找回公平和正义,但伤害已经产生,有些伤害也难以弥补。因此,当下之计还是要从源头扎紧篱笆开始,从明察秋毫看住“内部人”开始,从构建公开透明的机制开始,守护好公平底线,坚决杜绝招考腐败。
扫描图片上的二维码
定制标准版团旗、团徽,下载团歌

上一篇:2020年考研接近尾声 河南学航教育再创佳绩

下一篇:西南交大教师子弟保研成绩造假追踪:还有疑团待揭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