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对外文化交流致两会的信

 2021-04-05 21:05  197人阅读   双一流大学网

  关于对外文化交流致两会的信

  尊敬的两会代表委员:

  1975年,我来到法国,随身只带了一只箱子,但里面笔墨纸砚俱全。当时文革还未结束,所以,到了国外能画中国山水花鸟仕女画,我很开心。当时,中国还没有开放,也说不上强大,但是法国人一看到中国画就惊呼好看,立刻主动帮我联系场地,帮我做海报,举办中国画展览。那些热心的法国人,还有索邦大学的德国同学等,我原来都不认识。由此可见,人们对一国艺术、文化的喜爱,与经济力量的强大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

  现在国内很流行说“文化输出”、“软实力”,我看了很刺眼,很不舒服。“输出、实力”是政治和经济方面的用词,而“文化”本身不带任何功利色彩,不掺和其它任何因素。如果两者混为一谈,文化就成了商品和武器,这就扭曲了文化本身。

  我从来不用“输出”这样的词,也从来不用别人能不能“接受”这样的词汇。因为文化不是靠蛮力强加于人的。我们中国的灿烂文化有着几千年的底蕴,是非常美好的,是人类文化珍宝的一部分。我们是和大家一起来分享的。我从来没想到过要人家来“接受”中国书画。中国文化,没那么自卑。

  从1977年起,我在法国的国画展,从来没有求过人,都是受邀请来组织或参加的。1984年荷兰鹿特丹市政府官员也是因为看了我的画册很喜欢,就邀请我去他们市政厅办展览。这都跟“输出”、“实力”没有关系。反而如果这么说了,倒会引起反感。一说“实力”,就有一个比拼,这是很不友好的措辞。不要把文化打扮成“狼外婆”,太冤枉了。

  并且,文化是没有国界的。文化人走到哪里,就把文化带到哪里,这与一国的现状没有直接关系。而且文化人能随身带走的文化也不局限于本民族文化,它可以是书法中国画,也可以是钢琴小提琴。

  我开画展,很多人看了都很喜欢,主动要跟我学,所以我就收学生教他们中国书画。有些学生跟了我二十多年,风雨无阻,这就是文化的魅力。

  做好对外文化交流,需要我们的祖国对身在海外的文化人给予更多的重视和支持。身在海外,经常会看到有一些重要招待会宴请的绝大多是商界人士,包括国家领导人来访的招待活动,基本上没有请中国文化界人士。这就给外国人一种错觉:中国人在海外只有商人,而没有什么文化。

  我很尊重,也很佩服我们在海外经商的同胞们,他们非常努力,非常有成就。我们搞文化的人也都非常努力,非常有成就,甚至从来不计报酬,两手清风地奉献于文化艺术。但是文化人在海外的努力和成绩却鲜有受到重视的。以前在国际钢琴比赛中得过奖的人,在法国却还要为了生存去饭店刷盘子。

  这个现象到现在也没有完全改变。我有一个堂弟是小提琴家,1980年考进巴黎高等音乐学院。那是世界上最难考的音乐学院,他是继冼星海、马思聪后被录取的中国人。当时他非常感慨地跟我说,世界各国的知名小提琴家很多都是犹太人,为什么呢?因为有经济实力的犹太人都懂得支持自己民族的文化人。一旦发现拉小提琴很有天赋的人,犹太人就会租赁或者送给他们世界上音质最好的小提琴,出资帮他们租下美国卡耐基音乐厅,支持他们开音乐会。而中国搞文化艺术的人,大多都是一方面为生活苦苦挣扎,一方面挤出时间坚持创作。在国外中国文化人的生活太艰苦。没有经费,搞各种文化活动也全靠自己的热情,到处张罗,废寝忘食。

  现在中国改革开放,很高兴能看到很多文艺团体到海外来演出。我在上世纪90年代也曾经邀请很多艺术家来法国。比如当时内蒙古的牛玉儒希望内蒙的歌舞能到海外演出,我就帮忙找人安排他们在法国、比利时、西班牙进行了巡演。那是1996年,是内蒙的歌舞第一次到西欧来。后来1998年也邀请了包头歌舞团。我做这样的事情也没有任何人的资金支持。我带着两个年幼的儿子帮助艺术团,做中法双语主持人,分文不取。1984年,我成立了法中文化协会。1985年春节,我就发起组织春节联欢会,并且每年都办,很受法国人欢迎。后来许多侨团都来办了,规模也越来越大。比如花车巡游,这都是得益于有中国商人出资赞助才办得起来的。

  所以,中国的文化是需要经济来支持的,而不是为经济谋利。现在这个关系颠倒了,文化成了赚钱的手段。李白、杜甫、白居易当年写诗,恐怕也从没想过什么经济效益和软实力。如果是经济当头去搞文化,就会摧毁文化。许多无价之宝的历史建筑,抗战时日本人炸弹没炸掉,却给风靡一时的房地产投资的经济炸弹给炸毁了。法国古代历史建筑即便是民房,都是由文化部管理的,是作为国家祖传宝物保护和修复的。

上一篇:中业科技“高翻天团”参与博鳌论坛翻译工作获感谢信

下一篇:“感谢中国”成网络热词 中国疫苗在埃塞俄比亚有多受欢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