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年·我的北大故事】杨菲:八载基础路,一生北医情

 2019-10-04 23:56  90人阅读   双一流大学网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70年,北京大学广大师生始终与祖国和人民共命运、与时代和社会同前进,在各条战线上为我国革命、建设、改革事业作出了重要贡献。

70年,每个北大人都有一段关于北大的记忆,都有自己的北大故事。北大新闻网特联合医学部党委宣传部、深圳研究生院、国际合作部、校友工作办公室、离退休工作部等开设《70年·我的北大故事》专栏。

专栏通过报道70位普通北大人,分享他们印象深刻的、与北大有关的故事,从不同时期、不同侧面、不同角度,记录和反映北大的精神传统、师长风采、校园文化、精神风貌,和读者一起在尘封的记忆里,感触一个更具体更生动的北京大学,进而感受时代的变迁。

需要说明的是,北大有数十万师生校友,我们仅从中选取了70人进行采访。由于时间有限、认知有限,在人物选取上难免有一孔之见,希望读者诸君指正。

新闻网正陆续推出相关报道,敬请关注!

个人简介:杨菲,首都医科大学基础医学院神经生物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系主任。中国及美国神经科学学会会员。2001年就读于北京大学医学部八年制基础医学专业,2011年获得神经生物学专业博士学位,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博士后,研究助理。主要研究方向为慢性疼痛的发病机制和治疗手段,以及中枢神经系统损伤后的神经保护。

【70年·我的北大故事】杨菲:八载基础路,一生北医情

杨菲博士毕业照(2009年)

2019年是个特殊的年份,伟大的新中国在无数人的共同努力下走过了不平凡的70年。而对于北京大学医学部八年制基础医学专业这棵硕果累累的大树来说,2019年也意味着他的第一批果实刚好成熟坠地满十年。从2001级第一届招生开始,过去的18年间,北医关于基础医学教育和八年长学制的摸索从未止歇。我们要培养怎样的学生?我们要怎样培养学生?这些学生从哪里来?又将往哪里去?关于这一系列问题最完整的答案,无疑就隐藏在每名学生求学时和毕业后的人生履历中。在这些已经毕业的学生当中,有的人也许已转行经商入仕,有的人也许选择远行去异国扎根,但他们当中更多的人依然留在或回到这片深沉的土地上,在科研的天空下奋力翱翔。其中,现任首都医科大学基础医学院神经生物学系系主任的杨菲教授,正是2001级第一届基础医学八年制学生中的一员。18年间,他在科研道路上日以继夜地探索和前行。18年后,他也用行动和成绩对母校和八年制基础医学专业做出了最好的汇报和诠释。

【70年·我的北大故事】杨菲:八载基础路,一生北医情

杨菲与美国实验室导师及成员合影(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2017年)

无论是北医博士毕业后前往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进行深造,还是回国后在首都医科大学担任教师,杨菲坦言,在北医作为基础医学专业学生求学的八年给他带来了最为深刻的变化和深远的影响,而这都源于他和北医众多老师日常接触中所获得的言传身教。

虽已时隔多年,但是杨菲依然清晰地记得韩济生院士授课时的点点滴滴。作为老一辈科学家的典范,韩济生不仅传授了神经科学和针刺镇痛的医学知识,还传递了很多深刻的人生哲理。在家国情怀方面,韩济生在课上回忆他的生平时提到,在他年轻时国家孱弱、外敌入侵、家园不保、人民苦难,这些沉痛的经历让韩济生深刻地意识到,只有国家强大才会有个人的尊严和自由。

2018年,当杨菲和他的爱人,同样出自北医八年制基础医学专业的李纤面临着留在美国还是回到中国的选择时,这些曾经的谆谆教诲让他们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后者。在国外的七年多时间,杨菲切身感受到,正是因为祖国的强大,身处他乡才会拥有心中的那份安全和尊严。

而在为人处世方面,韩济生也在课上告诫学生们,人永远都不要把自己看得过高,无论做事还是做人都不能有“傲娇”的心态,低调、谦逊应该是贯穿人一生的品质,用一句通俗的话说,就是“一个人时刻要夹着尾巴做人”,这也让杨菲铭记至今。正因为有着像韩济生、唐朝枢教授这样一批出类拔萃且德高望重的老师,杨菲不仅接受到了高水平的本科阶段教育,更感受到了精神领袖般的力量。只有这种伟岸的力量,才能支撑着他在漫长而又曲折的科研道路上越走越远、不忘初心。

上一篇:河南首例!郑大一附院与鄢陵县中医院成功进行5G远程手术指导

下一篇:中国芯片往事:扎根骊山靠手工打磨 清华系成资深玩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