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放牛娃到北大教授他捧起空间科学最高奖

 2019-09-08 03:27  54人阅读   双一流大学网

从放牛娃到北大教授他捧起空间科学最高奖


科技日报实习记者 代小佩

航行中的宇宙飞船为何会突然收不到信号?为什么运行良好的卫星在太空会瞬间烧毁?

54岁的宗秋刚是能给出答案的人。他来自江西省南昌市向塘镇的一个偏远农村,通过孜孜不倦的努力成为北京大学地球与空间科学学院教授,主要研究方向是磁层物理、空间天气学和空间探测。

前不久,宗秋刚团队刊发在《自然·通讯》上的一项研究,揭示了空间等离子体物理中电子尺度磁洞的几何形态和产生机制。

他取得的成绩和荣誉还不止这些。由于在地球内磁层波粒相互作用以及磁层对太阳风间断面响应领域作出了卓越贡献,2018年宗秋刚荣获国际空间研究委员会和印度空间研究组织联合颁发的维克拉姆·萨拉巴伊金质奖章。

这是时隔8年后,我国科学家再次捧起这一国际空间科学界最高奖项。

要看看更广阔的天地

年幼时,宗秋刚便要放牛、干农活,承担很多家务。日子虽然清贫,但宗秋刚却不觉得苦。“小时候,家乡的天特别蓝,每到夜晚都能看见美丽的银河。”喜欢仰望天空的宗秋刚,觉得世界很大,他要出去、去上大学,看看更广阔的天地。

通过预考选拔,宗秋刚顺利考入四川大学。他读高中时,很多媒体报道物理学家李政道和杨振宁的事迹,由此掀起一股学物理的热潮。他受此影响,加上物理和数学成绩好,于是选择了原子核物理专业。

时年15岁的宗秋刚,独自坐上南下的火车,去往自己心心念念的大学。由于没钱买火车票,大学4年他只回过3次家。

毕业后,宗秋刚被选派到中国科学院空间科学与应用研究中心工作。1989年,24岁的宗秋刚得到去南极考察的机会,同行的一名记者带了3台当时世界上性能最好的相机。

宗秋刚大为不解地问道:“有必要吗?”对方回答:“我已经有了3台全世界最好的相机,再拍不出好照片就只能怪自己。”宗秋刚由此深受启发:“搞研究的外部条件都有了,做不出好成果就只能怪自己不努力。”

在南极的那两年,宗秋刚一边参与观测站的磁场监测工作,一边努力学英文。当时通信技术还很落后,宗秋刚每两个月才能给家里打一次卫星电话。闲来无事,他常跟着一位研究地质的老教授一起敲石头,随之培养了研究石头的爱好。

不当学者偏想当学生

当时,国内在空间物理研究方面的资料很有限,宗秋刚觉得有必要出国看看。1994年,他通过学者交换计划来到位于德国马克斯—普朗克研究所(以下简称马普所)。

赴德后,宗秋刚有4个月时间在德国北部城市不来梅进修德语。学习之余,同班的一个台湾商人请宗秋刚去公司打工——组装计算机。起初,他组装一台要花2个小时,后来只要30分钟。“这位朋友便劝我跟他一起搞计算机,不要搞学术了。”宗秋刚说,“当时互联网发展处在萌芽期,任何人只要上个夜校,基本就能进互联网行业,但我还是更喜欢空间物理。”

在他看来,与其做一个组装计算机的“快手”,不如去探索未知,做更有挑战的事。

几十年过去了,宗秋刚依然坚守在空间物理的赛道上。“站在风口的猪的确容易被吹起来,但很多人也会被这股风淘汰。只有经过时间沉淀和打磨的东西才会历久弥香。”宗秋刚说。

到了马普所,宗秋刚把读研时完成的一项研究交给导师威尔肯,威尔肯问道:“这个计算结果的上限在哪里?”宗秋刚答不上来。

当时,只见威尔肯从上衣口袋掏出巴掌大小的笔记本,上面密密麻麻地写着一些简化公式。利用公式,威尔肯很快就算出了上限,这让宗秋刚很受刺激。“我用了近2年做出来的东西,威尔肯2分钟就搞定了。”他说。

此后,宗秋刚开始埋头苦读。啃读英文教科书、专著。整整半年,他过着住处、办公室两点一线的生活。这段时间的沉淀,为他后来的研究打下了扎实的基础。

在此期间,宗秋刚萌生了在德国拿学位的想法。威尔肯说:“你想好了吗?当学生的工资可比在马普所工作的薪水低很多。”宗秋刚非常坚持,威尔肯便引荐他去德国布伦瑞克技术大学念博士。1999年,宗秋刚顺利取得博士学位。

宗秋刚在马普所的头两年,北京大学地球与空间科学学院教授涂传诒正好也在此做访问研究。作为所里仅有的两个中国人,他们每周都会挤出半天时间去散步。二人常围绕国内外热点展开辩论,有时吵得不可开交。“散步结束后,涂老师还会为议题回去查资料,下周接着辩。”宗秋刚说,“每周一会”使他逐渐养成了独立思考的习惯。

取得成绩的秘诀是用功

上一篇:北大光华院长刘俏2019年开学典礼致辞

下一篇:剑桥北大拟联合办学初步选址前海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