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养更多科学珠峰的攀登者

 2022-11-23 20:38  102人阅读   双一流大学网

  党的二十大报告指出,我们要坚持教育优先发展、科技自立自强、人才引领驱动,加快建设教育强国、科技强国、人才强国,坚持为党育人、为国育才,全面提高人才自主培养质量,着力造就拔尖创新人才,聚天下英才而用之。

  2021年9月27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人才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强调,要走好人才自主培养之路。人才培养首先要聚焦解决基础研究人才数量不足、质量不高问题。高校特别是“双一流”大学要发挥培养基础研究人才主力军作用,全方位谋划基础学科人才培养,突破常规,创新模式,更加重视科学精神、创新能力、批判性思维的培养教育。

  当前,我国基础学科拔尖人才在数量、质量、培养模式等方面有了一定的积累和实践。我们该如何走好基础学科拔尖人才自主培养之路?如何培养更多科学珠峰的攀登者?记者就此进行了采访。

  最大的挑战在于人才培养模式和质量

  有学者研究显示,我国拔尖人才培养起始于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自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创建少年班开始,部分高校启动了优秀人才培养计划。到上世纪90年代,原国家教委在全国部分高校建立了83个“理科基地”。2021年,教育部启动了“基础学科拔尖学生培养试验计划”。2021年,教育部又启动“强基计划”,选拔和培养志在基础学科的学生,目前已有39所试点高校参与。

  基础学科拔尖人才由“单校推进”向“群体发力”,覆盖面越来越广,国家重视程度越来越高。

  在北京大学教育经济研究所卢晓东研究员看来,多年艰辛探索之后,基础研究人才培养和教学改革已经到达深水区,新举措在教育观念、制度层面面临着更深入的挑战。

  钱学森曾指出:“现在中国没有完全发展起来,一个重要原因是没有一所大学能够按照培养科学技术发明创造人才的模式去办学,没有自己独特的创新的东西,老是‘冒’不出杰出人才。”

  “钱老在这里使用汉语‘冒’,‘冒’即‘涌现’。”卢晓东说,“从人才成长的时间线上看,中小学、大学及本科毕业之后都会出现人才涌现的状态。我们当下注重第一阶段的涌现,注重大中衔接,以少年班、学科竞赛以及‘强基计划’‘拔尖计划’等方式为涌现出来的学生提供学习机会;在学生本科学习阶段,拔尖人才也会涌现出来,可以进一步提高转专业自由度,探索转学制度等,为这一阶段涌现出来的人才提供学习机会;第三阶段即本科后,应加大第二学士学位中基础学科的招生力度。”

  “基础学科是所有学科的基础,是现代科学技术的前提,基础学科不强,应用技术就发展不起来,很多关键技术就要被‘卡脖子’。”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院副院长李立国说,“当前,我国基础学科人才培养规模是可以满足需求的,而最大的挑战在人才培养模式和质量上,也就是我们常说的选材和育才。”

  李立国分析,当前在选材方面,“强基计划”是从高考录取学生,而学生自身是否对基础学科有兴趣、是否有天赋、未来能否坚持从事基础学科研究工作,都是需要进一步了解的。

  “从‘拔尖计划’到‘强基计划’,都体现了国家对基础学科的重视。而‘强基计划’更偏重坐‘冷板凳’,强基之后能否拔尖,是值得深入探究的问题。”复旦大学教务处副处长胡波说,特别是在选材和培养路径上,一方面从高中开始的选拔机制选拔出来的学生,是否对数理化特别感兴趣,是否能坐得住“冷板凳”,有待评估。另一方面,基础学科学生的规模如果太大,未来深造机会、研究性岗位是否充足,也是需要考虑的问题。

  对此,中国人民大学教务处处长吴健教授认为,在人才选拔机制方面,可以考虑建立基础学科大中小一体化人才培养机制,对于高校来说,要进一步优化“早期培育+高考录取+二次选拔+动态进出+综合评价”选材机制,注重考查学生的学习兴趣、综合能力和发展潜质。

  要通过挑战把学生带到未知的前沿

  经过40多年的探索,我国基础学科拔尖人才培养高校普遍实行“一制三化”,即导师制、小班化、个性化、国际化培养,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有学者将基础学科拔尖人才的培养模式归为两类:一类是在全校范围内选择最优秀的学生,以单独编班的“集中”方式进行培养;一类是在原来的教学班以“分散”方式进行培养。

  成立于2021年的兰州大学萃英学院,负责实施“拔尖计划”。萃英学院执行院长贺德衍介绍,兰州大学以“集中”方式进行培养,而且特别注重“针对性”。

上一篇:“学习贯彻党的二十大精神暨马克思主义理论学科建设”学术研讨会召开

下一篇:12月1日开始报名 兰州大学2023年拟招博士研究生1500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