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实践课老师火了!有人问作为职业院校毕业生,来指导清华本科生,你们心

 2021-11-25 18:04  151人阅读   双一流大学网

高党寻还告诉记者,邢小颖其实不是特例,在他们周围,不少实践课教师都在用自己的方式让实践课更加有吸引力。

高党寻、邢小颖,以及该中心的其他实践课教师有很多都毕业于职业院校,他们所讲授的实践课,是大学理论课的有效补充。

邢小颖理解,她和她的同事存在的价值,是帮助高等学府的学子们丰富动手实践经验,她们是在为培养卓越工程师、拔尖创新型人才和复合型人才而努力。她说:“学生们以后很可能不会去一线操作,但如果他们了解一线是怎么生产的,比如机床如何使用、发动机如何成型,就会在设计时更得心应手。”

焊接工种指导教师周冰科和邢小颖一样,都是从职业技术学院毕业后,进入清华大学基础工业训练中心工作。有人问,作为职业院校毕业生,来指导清华大学的本科生,他们心虚吗?

周冰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其实今天课后就有同学问我是不是清华毕业的,我很从容地告诉他,我不是,我是一所高职院校毕业的。”他说,“因为我所教的这门课,就是需要我们这种职业院校的同学,我们有一定的实践和技术,也有一定的理论基础,符合目前教学活动的需要。”

激情源于热爱,“双向奔赴”特别美好

邢小颖在抖音上最受关注的一节课,讲的是手工两箱造型,属于砂型铸造的技法之一。有人评论说:“那是我在抖音上唯一从头到尾听进去的课。”

视频里,身材苗条的邢小颖扎着低马尾,身前是堆满黑色粉末的操作台,她拿起沉重的方形模具,嘴里大喊着操作要点,讲到重点还时不时举起被涂黑了的双手来回晃动。

她并不在乎“形象”是否优雅,只在意坐在自己面前的清华本科生们,到底能不能听见自己说的话,有没有理解这项铸造技巧的精髓。

她说:“我们上实践课,通常都是好几组学生同时进行,一组20人左右。其实,现场环境还是比较嘈杂的,我生怕学生听不清,每次都喊着说话,有时候嗓子都喊哑了。”

学生当然也能感受到邢小颖的用心,常提醒她:“老师,你小点声吧,你嗓子哑了,我们心疼。”

邢小颖一听学生这话,全身就跟充了电一样,讲课的劲头更足了。她把自己和学生的这种彼此体恤的心情,称为“双向奔赴”。她美滋滋地说:“这种双向奔赴的情感特别美好。”

也因此,邢小颖特别热爱自己这个平凡的岗位。

周冰科也非常认同自己工作的意义,并且也很受学生欢迎。

他负责成形制造实验室焊接工种的实践教学和创新教学,主要参与两门课,一门是清华大学部分工科生的必修课——“金属工艺实习”中的焊接单元;另一门是“制造工程体验”中的“智能交互艺术风装饰台灯”单元。他告诉记者:“智能交互艺术风装饰台灯课不限制学生的学科背景。今年秋季,这节课还吸引了来自法学院、美术学院、医学院等院系的110名学生。”

在清华大学基础工业训练中心举办的2021年实践教学讲课比赛中,周冰科和邢小颖,都获得了一等奖。

虽然在某种意义上看,他们已经在本科实践教学领域中做出了一些成绩,但周冰科不想用“励志”来定义自己,“我比较看重自己对工作的信念和做人的态度。我就是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实事求是。”

不论起点高低,努力就有“底气”

其实,刚从学校毕业时,邢小颖和周冰科讲实践课是非常紧张的,但现在,他们已经可以从容面对顶尖大学学生提出的实践问题了。这对于邢小颖等人来说也并非易事。

邢小颖告诉记者,必须不断努力,才有站在这里上课的“底气”。不高的初始学历和来自农村的身份,都不能成为她向上生长的阻力,被问及受到质疑时怎么办时,她的声音高起来,迸发出一股英雄不问出处的豪情和大大咧咧的顽强生命力。

她说:“我是高职院校毕业,那又怎么样呢?我可以继续学!我身边有很多榜样,他们激励了我。我一工作就报考了中国地质大学的在职本科,现在有本科学历。为了提升专业水平,我努力考取了工程师资格,怕自己不是师范院校毕业,讲课不行,我又考取教师资格证……我是起点不高,但我可以一直进步!”

邢小颖身上这种蓬勃向上的力量来自父亲对她的影响。她觉得,虽然父亲一辈子都生活在陕西渭南的农村里,但格局并不小,而且身上有种“越挫越勇”的劲儿。

“我小时候,最开始我们家就是种地,后来父亲又带着我们村好几户人家搞大棚。搞大棚失败了,他也不放弃,他又去创业。他和我妈俩人,不管刮风下雨,每天去集市上卖布匹。慢慢地,家里的情况好转了,盖了房,买了车,现在有了自己的床上用品店。”邢小颖说,“我爸传授给我的理念就是,失败了又怎么样呢?还可以再来呀!没考好又怎么样呢?还可以再考呀!考上好大学当然很好,没考上,也总能找到别的出路。”

显然,父亲的奋斗史,深深地在邢小颖心里种下了拼搏向上的种子,助她在本不肥沃的人生土壤中奋力向上生长。

上一篇:清华6名本科生组队拿到总冠军!网友:触不到的天花板

下一篇:1:中国人民大学、北京理工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