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师范大学教授赵秋雁重点大学:三治有效融合才能善治振兴

 2019-06-03 21:32  58人阅读   双一流大学网

  三治有效融合才能善治振兴

  对话北京师范大学教授赵秋雁

  □ 本报记者  蔡长春

  构建自治、法治、德治“三治融合”的基层社会治理体系,是浙江创新发展“枫桥经验”的最新成果,也是新时代“枫桥经验”的精神所在。当前,如何更好地推进构建自治、法治、德治“三治融合”的基层社会治理体系,不断增强人民群众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今天,《法制日报》记者就此采访了北京师范大学中国社会管理研究院/社会学院党总支书记兼副院长赵秋雁教授。

  “三治融合”难点在于,运用发展观点深

  刻理解三者间的逻辑关系并知行合一

  记者:请介绍一下“三治融合”的基本概念及由来。

  赵秋雁:党的十九大首次提出加强农村基层基础工作,健全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乡村治理体系,强调要加强社区治理体系建设,推动社会治理重心向基层下移,发挥社会组织的作用,实现政府治理和社会调节、居民自治良性互动。

  “三治融合”既是“两治结合”在基层社会治理中的实践创新,也是基层社会治理体系的理论提升,分别从价值维度、主体维度和运行维度回答了为何治理、谁来治理、如何治理三个重要问题。

  “三治融合”之要旨在于,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价值引领,以服务人民为根本宗旨,以人民满意为检验标准,这回答了为何治理的问题,是出发点,也是落脚点。

  “三治融合”集中体现了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理念,是新时代的“枫桥经验”,是把我国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一项奠基性工程。

  记者:自治、法治、德治间存在着怎样的逻辑关系?如何构成一个统一完整的理论整体?

  赵秋雁:基层群众自治制度是我国的一项基本政治制度,发端于城市,于1982年被写入宪法,为基层群众自治奠定了坚实的宪法根基。此后,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城市居民委员会组织法颁行、修订,标志着以村委会和居委会为代表的基层群众自治正式确立和规范化。1998年,党的十五届三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农业和农村工作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进一步扩大完善了社区自治。2003以来,物业管理条例、物权法、业主大会和业主委员会指导规则等相继发布,标志着业主委员会成为一种新的自治形式。

  党的十八大提出要加快形成政社分开、权责明确、依法自治的现代社会组织体制,社会组织依法自治开启发展新阶段。自治是根本,只有抓住这一根本,才能不断深化依法治国实践;只有抓住这一根本,才能扎扎实实落实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加强思想道德建设的目标,全面提升公民的素质,才能在党的领导下在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新征程中不断取得新的胜利。

  社会法治是法律之治、规则之治。1997年,党的十五大报告首次将依法治国确立为党领导人民治理国家的基本方略。1999年的宪法修正案中,将依法治国第一次从党的意志转化为国家意志。2013年,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首次提出法治社会建设的概念。2014年,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站在党治国理政和国家现代化全局的高度,提出了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总目标,强调推进多层次多领域依法治理。2017年,党的十九大将坚持全面依法治国作为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方略之一。理念的变化,反映了党对社会主义发展规律认识的不断深化,也对全面推进社会治理法治化提出新要求。

  推崇德治是中国基本的治国理政方略。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培育和弘扬核心价值观,有效融合社会意识,是社会系统得以正常运转、社会秩序得以有效维护的重要途径。德治是自治的基础,只有以生动活泼的形式不断加强与创新德治,落实到每个村和社区、居委会,才能有效实施公民道德建设工程,引导人们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知行合一,助推全社会形成良好的社会风尚。任何法律都有一定的道德属性,德治为法治创造良好的人文环境,以德治滋养法治,以法治保障德治。

  “三治融合”的难点在于,运用发展的观点和联系的观点深刻理解三者之间的逻辑关系并做到知行合一。其中,自治是自主,大学英文,是根本,法治是他律,是保障,德治是自律,是先导。“三治融合”就是,既要充分发挥基层社会自治功能,又要推进基层社会治理法治化,还要增强道德内在的价值支撑,从而形成改善基层治理体制和机制的合力,实现推动基层治理现代化的目标。

  洪溪村通过“三治融合”从问题村蝶变为乡风文明的

  幸福村,实现小乡村大振兴

  记者:“三治融合”有哪些比较有借鉴性的典型案例?

上一篇:2019北京师范大学辽宁大连普兰985平台店区附属学校教师招聘公告【招8人】

下一篇:七田真国际教育与北京师范中外合作办学大学珠海分校课程共建正式开启

相关文章: